西湖景區組織年輕人炒茶集訓班 茶二代揮汗如雨學炒茶 讓老師傅們刮目相看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7-09 09:49   

image.png

梅靈南路10號,杭州龍冠實業有限公司寬敞的炒茶操作間內,沒有空調,十幾把吊扇外加四隻大功率排風扇飛速工作着。

二十幾口鐵鍋一字排開,分別加熱至190℃-200℃之間,滋滋冒着熱氣。差不多每隔三秒,年輕的炒茶學員們就要把手伸進熱鍋內翻炒一次,個個滿頭大汗。女學員們都是素面朝天,一點妝也不敢化,因為用不了幾分鐘,就會熱到脱妝。

最近,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聯手杭州市農業農村局,組織了龍井、靈隱、梅家塢、滿覺隴、翁家山等西湖景區“茶村”的100多位年輕人,開展西湖龍井茶炒制技藝集訓。以師帶徒的方式,實踐與理論相結合,進行手把手教學。

image.png

集訓點一共五個,包括梅靈南路上的杭州龍冠實業有限公司、杭州正浩茶葉有限公司,翁家山的杭州翠峯茶葉工貿有限公司,龍井的杭州西湖龍井茶葉有限公司,以及滿覺隴的杭州御唐茶葉有限公司。集訓時間從6月28日起一直到7月16日,持續15天。

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的相關負責人透露,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工藝,是真正“兩個巴掌”的技藝,凝聚了世代茶農的智慧,藴含着深厚的文化內涵,長期的生產實踐摸索出了一套具有鮮明技術特色的炒制工藝流程,有非常精妙的傳統十大手法,需要好好傳承。

玩票?不可能的!

昨天上午9點,記者來到杭州龍冠實業有限公司炒茶操作間,這裏被公認是這屆學員裏“顏值最高”的一個培訓點,24個學員中,“娘子軍”超過三分之一。

雖然從小就在西湖龍井茶一級核心產區長大,但在此之前,這些學員中間僅有一兩個人正兒八經學過炒茶,尤其是女孩子,家裏長輩向來是不讓她們碰炒茶鍋的,因為這門手藝太苦太累了,父輩們也不信年輕人能堅持下來。

杭州龍冠實業有限公司生產總監孫業良説,一開始,他和幾位資深炒茶老師傅都認為,村裏這羣年輕的“茶二代”肯定是來玩票的,走個過場,不會有人願意天天來,尤其是這種高温桑拿天。結果,已經第10天了,竟然沒有一個人請假曠課,甚至越幹越起勁了。“真是刮目相看,低估了他們的認真,我們説,這是‘後浪’在跟熱浪鬥爭啊。”

image.png

為什麼選在這麼熱的時候培訓?一來是春茶季剛結束不久,大家暑期都有時間;二來是6月份剛好是夏茶出來的時候,有可以供炒茶練習的原料。

孫業良説,一般炒茶的時候是不建議開空調的,説説是個技術活,但同時也是體力活,一天炒下來不知道要出掉多少汗,全身毛孔都處在張開狀態,這時候空調冷風一吹,很容易感冒。“不要説開空調了,炒完茶葉,手都不建議直接用冷水去洗,要先緩一緩,再用温水洗最好,不然怕引起風濕。”

前一天中暑了,老師幫我颳了痧

鮮葉在熱鍋底翻滾,熱是真的熱,我和攝影記者只站了半個小時,已經渾身是汗,但眼前的這些學員,沒有一個人因為熱而停下炒茶的動作,似乎也並不懼怕高温。

“有沒有一點當年大集體做茶葉的感覺?”來自梵村的80後姑娘周小麗,現在獅峯茶葉公司做行政工作,她還是國家級高級茶藝師。這可是一雙泡茶用的巧手呀,幾天炒下來,手指腹上已經滿是水泡,有點浮腫,“不要替我可惜呀,親手學過炒茶以後,對茶葉的感情又不一樣了,再來泡茶,有更深的心得體會。”周小麗很陽光,被同學們親切地叫作“課代表”,學得尤其認真,一邊跟我們説話,一邊利落地拿起搭在脖子上的一塊毛巾擦汗,結果,露出了幾塊刮過痧的印記,“哦,前一天中暑了,老師幫我颳了痧,我看狀態還好就接着來,一天都不能耽誤。”

學員裏,除了高級茶藝師,還有前公務員。

image.png

來自龍井村的曾奇,是班裏的“學長”,1984年出生。相比其他第一次接觸炒茶的學弟學妹,他已經有5年製茶經驗,算是最早一批開始做茶的年輕人。“之前報考上公務員,上了6年班,後來家裏父母年紀慢慢大起來了,還是想要回來接手這門手藝。”

毅然放棄了公務員崗位,開始做職業茶人。“村裏有很多炒茶技術很好的老師傅,但有很多會炒卻不會教,只能粗略告訴你要怎麼炒,但培訓班裏的師傅教得很細,手指怎麼扣,力道用到幾分”,在曾奇看來,西湖龍井茶是他們這代茶人刻在基因裏、流淌在血液裏的東西,滲透在生活的每個角落裏,回來做茶,是一種必然選擇。“但凡是想喝水的時候,我們一定是喝茶,不會喝白開水,飲料、奶茶,更是少之又少。”

來源:都市快報  作者:記者 餘夕雯 攝影 陳中秋  編輯:鄭海雲
返回
二十幾口鐵鍋一字排開,分別加熱至90℃-200℃之間,滋滋冒着熱氣。最近,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聯手杭州市農業農村局,組織了龍井、靈隱、梅家塢、滿覺隴、翁家山等西湖景區“茶村”的100多位年輕人,開展西湖龍井茶炒制技藝集訓。以師帶徒的方式,實踐與理論相結合,進行手把手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