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他是如何成長為球隊核心的 專訪綠城“新卡卡”程進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7-09 06:43   

杭州日報訊 昨天下午,浙江職業足球俱樂部出發梅州,開始聯賽第二階段的征程。

作為隊內最有人氣和最受歡迎的本土球員,本賽季擔任隊長的程進看起來很平靜,但性格內斂的他目標很明確——衝超。

從綠城青訓的年輕球員到如今一線隊的中流砥柱,程進經歷了自己和球隊共同度過的14年光陰。在出徵聯賽第二階段前,他向記者透露了這些年來的點滴。

前10輪給自己打7分,沒有全贏不敢輕易自滿

第一階段聯賽,浙江隊10場比賽6勝3平1負積21分排名聯賽第二。在絕大部分時間只能單外援首發的情況下,球隊能夠保持在第一集團前列實屬不易,作為隊長的程進,自然功不可沒。尤其是對梅州客家的那場5比4大逆轉,程進打進了將比分扳成4比4的那個關鍵球。

問他給自己的表現打多少分時,程進的回答是“7分”,一個比及格高一點的分數。“雖然球隊第一階段排在聯賽第二,但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比如輸四川的比賽,比如兩場戰平陝西的比賽,要是能更好地把握機會,我們很可能就是第一了。”顯然,只有全贏才能讓程進滿意。

作為一個擅長突破的技術型球員,身高剛過一米七的他只有64公斤的體重,這也意味着很多情況下他在對抗中屬於吃虧的一方,再加上以往一場比賽基本上都是打六七十分鐘左右的體能,“程進個人能力強但打硬仗不行”成了很多人對他的固有印象。

不過在這個賽季,程進的進步和變化有目共睹。第一階段10場比賽下來,程進的出場時間達到了768分鐘,在全隊排名第六。尤其是後半階段,幾乎場場打滿90分鐘。在面對新疆隊這樣體能好、對抗強的球隊時,他也有面對多人防守下突破得分的精彩表現。

對此,程進表示:“一方面今年的季前賽,教練組對我一直是按照90分鐘的要求去準備的,所以在比賽中我也會按照90分鐘的體能分配去踢。另一方面是在冬訓時,也在針對性地加強體能訓練。”一番話,讓人感覺到了靦腆的大男孩對自己有着嚴格的要求。那個遇到硬仗就發揮不出實力的程進已經成為過去。而如今,他已成長為一個球隊的核心主力。

丈夫和隊長,兩個身份都是責任的象徵

去年,聯賽結束後,程進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和妻子肖雨在河南老家完婚。看起來有些稚嫩的臉龐,讓1995年出生的程進無論從年紀還是外表,都被人看作早婚人羣。不過在程進自己看來,這個年紀結婚,有他自己的理由。

“球員在結婚這個問題上一般分兩種,要麼早結婚,要麼等到快退役的時候再結婚。我選擇在這個年紀結婚,覺得多一份責任和擔當能讓自己更自律,更有責任感。”相比其他同齡人繼續享受着單身的自由和樂趣,他更願意走進婚姻,在事業和生活中找到平衡和滿足,從而完善自己。

如果説完成婚姻大事意味着一個男人將要揹負起家庭這樣一個小集體的責任,那麼成為球隊的一隊之長,就意味着肩上要扛起帶領一個超過20人的團隊前進的重擔。

本賽季,主教練喬迪決定採取全隊投票的方式選出球隊隊長,最終程進和董宇、顧超、梁諾恆以及兩名U23球員一起組成了“隊長團”,程進是第一隊長。

因為性格的緣故,第一階段比賽中我們很少看到程進在場上用大聲呼喊、比劃的方式來指揮球隊,以至於很多人認為打中後衞的梁諾恆更像場上的指揮官。對此,程進表示,隊長不一定要靠“喊”來體現。“隊長的責任更應該體現在瞭解隊友們的情況,並在合適的時候做出正確的選擇。比如有隊友失誤了,我會選擇性地換一個隊友來處理球,讓他有緩和情緒的時間。”

希望師弟書寫新歷史,綠城“新卡卡”期待終老浙江

2013年的遼寧全運會上,程進曾經作為浙江U18男足的核心,為浙江足球拿到了當時的全運會歷史最好成績——亞軍。如今,又有一批浙江足球的年輕代表即將站上陝西全運會的舞台。作為前輩,程進希望他們能夠書寫新的歷史。

本賽季的季前出征儀式上,程進穿着當年的比賽服,將隊長袖標交到了新一屆全運代表隊手中。在全運會預賽結束後,像高天語這樣的U20師弟也加入到了一線隊的訓練中。看到這些後起之秀,程進也彷彿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他們都是從綠城梯隊成長起來的,無論是技術能力還是風格打法上,都比較適合浙江隊的體系。相信經歷了全運會的磨礪後,他們會成為浙江足球新的力量。”

多年下來,飄逸的球風,加上身背22號球衣,不少球迷把已經退役的前綠城中場蔡楚川的綽號“綠城卡卡”也送給了程進。回想當年的全運會到職業聯賽的經歷,程進感慨歲月如梭。從2007年來到綠城,轉眼已經過去14年,今年他也迎來了自己一線隊百場的紀錄。一百場比賽,見證了程進從青澀到成熟的成長。“我希望自己能一直為浙江隊踢下去,一個職業球員能夠遇到一個希望終老於此的球隊是不容易的,就好比人生難得一知己。”在程進心裏,浙江就是這個讓自己終老的地方。

本賽季中甲聯賽,程進和隊友們將為衝超的目標繼續努力。這位成長在中泰基地的浙江足球的代表,未來還有更多挑戰等待着他。

來源:杭州日報  作者:記者 奚源  編輯:陳東
返回